2019年:我的陈列柜,总结和展望

先祝各位朋友新年快乐!2019年是我建设个人站点(paizhang.info)的第三年,也是我开始收集实体电子垃圾的第三年。我会在这篇流水账文章里以时间顺序介绍今年我的一些新电子垃圾,同时说说我的一些内心想法。


2019年第一季度

2019年1月,两台PowerBook 540系列电脑是我的首个68LC040电脑。之后,我还收到了一台PowerBook 550c「黑鸟」,这台电脑拥有PowerBook家族唯一的一颗完整68040处理器,且只在日本发售,属于最稀有的几台Mac电脑之一,与TAM等并列。我把PowerBook 550c的屏幕(更大的雾面屏幕)、硬盘(容量更大的SCSI硬盘)和处理器嫁接到了一台PowerBook 540c上,造出一台近乎完美的英文键盘PowerBook 550c。目前我保留了一台PowerBook 540c(原版、68LC040)和完美PowerBook 550c(嫁接版、68040)。

PowerBook 540系列的电源适配器曾经遭遇 一次故障,但总归还是被我修复了。

1月,我把Rhapsody DR2跑到了实体机上。这也是我开始收集ThinkPad电子垃圾的一个契机,最先我是因为想把Rhapsody DR2跑在一个x86系统上,才想要收ThinkPad。作为结果,我收到了ThinkPad 760XL(很可惜,同为末代760系列机型,不是更高配的760XD)。

2019年2月,农历新年,我在家里首次用PowerBook G4 Titanium拨通了模拟拨号上网的电话号码。新年后,我利用模拟电话交换机搭建起了属于我的模拟电话拨入系统。之后,这一套系统经历了两次升级,现在可以容纳两个客户端同时以33.6K的速度拨入服务端(运行Windows Server 2003)。除此之外,我还淘到了AAUI适配器和PowerBook SCSI系统电缆适配器,这样就可以实现SCSI磁盘模式了。

2019年2月,我集齐了PowerBook G4末代三兄弟,即12寸1.5GHz,15寸1.67GHz DLSD HR,17寸1.67GHz DLSD HR。12、17寸为本月入手的。我并未对这些电脑撰写横向对比的文章。

2019年3月,我用我的PowerBook 3400c/180换来了一台ThinkPad A31p。我很喜欢这台IBM老工作站,并为他撰写了与同年的G4 Titanium对比的文章。作为替换,我得到了更强大的PowerBook 3400c/240,它曾经是1997年当时最强大的便携式电脑。

3月的另一个重头戏是Power Mac G4 MDD。这台电脑作为我的Mac OS 9主力机使用。从最初的PowerPC 7455 1.25GHz DP,改为使用超频的PowerPC 7455 1.5GHz。本来想要使用双1.5GHz,只可惜那台1.25GHz超频失败了,最终报销。风扇也都更换为了更低噪音、效率更高的风扇。

2019年第二季度

2019年4月,本来想写个Mac OS 9全面的入门指南,但总归这个计划放弃了,开了个头存在草稿箱保留至今。但我还是撰写了一系列科普文章。本月我为TenFourFox做了中文翻译的贡献,不久后推出的FPR14版成为了第一个支持简体中文的TenFourFox版本。

在本月,我集齐了iBook G3的14寸顶配(PowerPC 750fx 900MHz),iBook G4的14寸顶配(PowerPC 7447A 1.42GHz),并做了横向对比。iBook G3初代款是我入手的首台苹果电子垃圾。

若要给这段时间一个主题,那一定是「集齐」二字。继集齐PowerBook G4末代三个尺寸、iBook两个末代顶配外,我这段时间还集齐了PowerBook G3的三代顶配机型(Wallstreet PDQ,Lombard、Pismo)。后两者为新入手的。

由于忙AP自学备考,5月并无文章更新,本来计划的PowerBook G3横向对比文章暂且躺在草稿箱。由于忙驾照,6月的更新也寥寥。但总归我还是用了40多天拿到了属于我的驾照。这两个月,我浩浩荡荡地沿着大运高速、太旧高速、太长高速等路跑了数个全程。当然这属于题外话。由于被问的不厌其烦,我更新了一系列问题解决系列文章。

上图向你展示的是我的ThinkPad 600E。5、6月,我收到了一些ThinkPad电脑,包括600E、T23、T30、T60p、T61p、G41等机型。我并未对这些文章撰写独立的介绍文章,但总归还是收到手了。

我还记得我在模拟科目二的时候与闲鱼卖家谈妥的T61p电脑,同时还收到了2631(带PCI)扩展坞,这也是我在模拟科目二等车时刷闲鱼的意外收获。限于专栏主题限制并未详细撰写。

2019年第三季度

进入2019年7月,ThinkPad T43p是我的一大意外惊喜。感谢朋友在南京为我自提转发这台极品T43p顶配,它拥有UXGA屏幕、Pentium M 780、FireGL V3200、9芯电池等极品配置,最近我还一直抱着它愉快玩耍。我为它撰写了与PowerBook G4 17寸末代顶配机型的对比文章,很显然,这篇文章还是比较偏心它的。7月的另一个意外惊喜则是ThinkPad A30p,我年初就一直在念叨这台最强大的Pentium III ThinkPad。

2019年8月18日,我启程去读大学。在这之前,我还是为了一遍一遍解答那些常规问题,更新了系统安装科普文章(第二版)。之前的一段时间并无新机入手。

2019年9月,我用10美元打包了四台iBook电脑,覆盖12寸G3顶配,12寸G3定制顶配,12寸G4顶配等,之后还追加了14寸的G4中配和12寸的早期透明G3等机型。随后这些电脑大部分还是在10月陆陆续续被我修复了。iBook的拆卸极其困难复杂,但熟能生巧,多拆拆,就习惯了(我还写了篇文章吐槽)。除此之外,还有一台rMBP,一段时间内我拿来当作上网本使用。

由于学业比较繁忙,因此没什么特别的文章更新。9月我入手了一台Macintosh Portable,这是苹果的第一台笔记本电脑。与它的故事比较长,主要集中在下一个季度。

2019年第四季度

USPS在凌冽的秋季把这台Mac mini送达到我的手中,已经是2019年10月。由于没有正儿八经的台式电脑用,10、11月以来一直使用这台电脑作为PowerPC主力台式电脑。至于体验文章,躺在草稿箱中。

10月下旬一并收到了这台iMac G4。由于DOA,卖家退全款因此相当于白送。随后更换了主板和电源,在11月下旬历时一个月把它彻底修复。本来也打算为它撰写文章的。

10月末的最后一台电脑是这台PowerBook 5300ce,国内求之不得的机型。为了配合它,还购买了AppleCD SCSI光驱和一些软盘等配件。我还记得我从CBTF出门后,顶着已经开始有点凉的天气与卖AppleCD的卖家交涉事宜。顺便为它撰写了介绍文章。

这些软件大部分都购买于10月中,简单来说,有Mac OS X 10.1到10.6的所有实体光盘版本,iWork、iLife、Office for Mac等一些软件。有这些正版实体软件,就可以避免非法使用某些软件的版权授权,规避美国的网络封锁与法律风险,同时为系统安装提供方便。

11月初,我收到了PowerBook 1400c的顶配PowerPC 603eV 166MHz的版本。此时我的理念为追求全顶配,因此代替了我在国内的1400c/117丐版。

2019年11月,还是拿到了这台闲鱼购买的ThinkPad W700ds猛男双屏笔记本。Core 2 Extreme,双屏幕设计,Wacom手写板,PANTONE校色仪等都在宣誓它的强大。我并未为它撰写介绍文章。

11月感恩节假期期间,收到了这台初代MacBook Air。虽然有点抵触为Intel Mac机型写介绍文章,但还是写了。除此之外,还在这段时间里收到了Macintosh Portable的修复主板。9月送修以来,经过了两个月才终于修好,送达我手中。

感恩节之后,收到Floppy Emu模拟器,彻底修复了Macintosh Portable这一伏笔。接踵而来的就是期末考试,最终还是在临走前一天完成了它的介绍文章。作为教训,总结了一些常见的缺陷等,是经验的浓缩。回家后,PowerBook 2400c/G3则为2019年的垃圾收集划上了句号,同时开启了Subnotebook系列PowerBook的新坑,(不过我不准备多填)。

总结和展望

由于最近一直在忙四头怪的事情,闹的我心情很是差劲,本来不带的写这篇文章。但是考虑到去年的确写了类似的文章,因此作为微妙的继承,还是去写了这篇流水账。这篇流水账,包括了一些我未曾公开的动态,也算是我对2019年碎片的一些整理。简单看了去年我是怎么写的,不过不想按照去年那样去写,还花了些心思去极力忍耐我想去修改去年那篇文章的冲动。

忙四头怪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我到底在追求什么,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也这样想。我的爱好很多,我特别喜欢山西省的高速公路,喜欢到想全程录像,然后各种浩浩荡荡的驰骋。我对这些高速的建设历史,出口设置之类的了如指掌。我最终其实也没想通在电子垃圾这块我到底在追求什么,也许你们作为读者知道,我个人不知道。我想如果还想不通我到底在追求什么我就彻底退坑。不要讲我是果粉,我个人在用Windows PC,然后用红米的手机,讲真苹果的现代电脑和苹果手机我是根本用不惯的。但我还是准备继续忙四头怪,然后继续想想好了。

知乎专栏名字「老Mac与Mac OS收藏」这个名字越来越不好,太大了。我个人不属于那种富裕的,也不是专业搞收藏的,因此本文全部改口「电子垃圾」,因为和有钱人收藏这种高雅爱好不搭边,我就普通人,为了一台iMac G4,我可以各种砍价把卖家烦到拒绝出售东西给我,或者为了一台MacBook Air,连吃了11天最最便宜的泡面,让我想到泡面就泛起一阵恶心。也只追求功能完好和时代意义,而不追求尽数集齐和什么所谓成色。这些东西刨根问底都是垃圾,我现在想的很清楚,心态摆的很好,玩儿垃圾不就是玩儿心态么。我初中语文老师告诉我,名字不要起太大。因此老实说我很想改名,但本着负责的态度,还是没改,不过你也可以谈谈你的想法。

数据上来谈,今年我收了电子垃圾42台(明年肯定不会那么多,会少一大半),这一数据是去年的2倍,但文章数量却相应地降低到37篇,字数则腰斩为80000字左右(去年为61篇160000字左右,但不排除是因为统计更加精确所致)。今年我已经全部集齐1989-2005苹果历代便携电脑模具的旗舰型号,就算刨根究底,也就只剩下一个PowerBook 180c,算是一个小遗憾。如果要在关于本站页面更新数据的话,去年的原话是接近20K规模似乎有些太过夸大了,今年应该可以理直气壮地说是超过20K规模了,接近25K规模这样子。

如果你是在知乎专栏看到这篇文章,那么请允许我热情邀请你去paizhang.info看看。「使用技巧」、「展示介绍」和「点滴杂谈」分别对应使用技巧科普相关文章、机器展示介绍文章和一些总体的概念科普介绍文章,如果你有什么问题,使用站点左侧的搜索框也许搜得到答案。我的文章当然优先在那里进行修订和更新,但那里不像知乎专栏,就没有别的作者参与创作了。我很讨厌伸手党,如果不准备给我钱,那就最好确认清楚我有无在文章里解答过这类问题再问我事情。

今年本来还想做一个科普文章的总结页面,3月就开了坑存在草稿箱里,对不起,开了个头就一直没动。但8月和11月末,「陈列柜」页面得到了两次比较大的更新,增加了图文介绍。同时不知道你注意到了没,paizhang.info现在有标签云了。因为今年一年留下太多坑,也许明年我会填,同时也要考虑学业的因素。作为预告,我想明年我会把重点放在ThinkPad上。也就是说,也许专栏会出现一些纯盘ThinkPad电子垃圾的内容,因为我个人比较偏好它们的设计风格了。因此本文以ThinkPad作为头图。

因为内容纯盘是内心想法和流水账,同时作为个人总结文章,这篇文章预定于12月31日凌晨发布。如果你耐心看到这里,读完我的内心想法,那么就再祝你新年快乐(因为我知道很多人都会更正式地做类似的年终总结,你还能不耐烦地看我这篇,真是太感谢了)。最后再感谢各位朋友2019年这一年中的支持。

拓展阅读

赞赏站长

本站是原创性质的个人站点,站长拥有所有原创内容的著作权,版权所有,盗用必究!

《2019年:我的陈列柜,总结和展望》上有1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